剛踏入非營利組織,擔任社工助理的我,面對一群精神疾病的病友,我卻不因此感到害怕。當不了解、不熟悉,恐懼是自己加上去的,幾個月的相處,他們的單純、可愛、不吝於對人讚美,打破了從前我對精神疾病的看法。

 

    在工作期間,我有幸能參與關懷訪視員的任務,讓我對精神病病友,他們的心情故事,有著說不出口的無奈。雖然我不是精神疾病的患者,我能體會被貼上標籤,旁人看你的眼光,那是沉重的負荷呀!讓我想起了去年9月,我因身體不適去署立新竹醫院看診,經篩檢H1N1檢測我呈陽性反應,為我看診的醫師及護士,在得知我是H1N1確診病例,在診間離我有相當的距離,問完我的情況,巴不得將我這尊大佛給送走,那一幕,在我腦海遲遲無法忘卻,走出診間的我,下一秒,護士拿消毒液及抹布,將我摸過的把手,迅速消毒,在場的人,無一不是睜大雙眼,看著從家醫科走出來的我,護士後續的動作,奠定了他們的想像。第一次,我被別人貼上了標籤,這一貼,隔絕了我和外界的接觸卻無法隔絕家人對我的愛與關懷。現在想想,當時的遭遇,我反而感到慶幸,這又是怎麼說呢?若沒有H1N1的經歷,我此生還未嚐到無情的人言語的傷害讓我心痛的心肝,五天只能待在家裡,和外界的世界產生隔閡,吃克流感的藥物深怕副作用或病症會不會短短幾天急轉直下,看不見未來的世界只能走一步是一步,每天播放的新聞,述說死亡人數的攀升,我的心裡除了害怕我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能夠形容了...

    當我訪視這些個案,我發現我曾有的感受他們從生病後要一直經歷:被貼標籤、吃藥深怕副作用、看不見未來,不敢夢不敢想,恐懼將他們團團圍住,害怕別人是如何看待他們的。之前,訪視一個個案,很年輕就發病了,發病後,很少說話,出入的範圍,只有家裡,外面的世界發病後因此與世隔絕。一般人,計畫休假去哪裡玩,是一件容易的事,對於長期貼上精神疾病污名所擾的他們,唯有外界敞開心胸重新看待精神疾病,別人的鼓舞化作願意往前的動力,他們才會真正輕鬆活在這世界。我希望我們可以經由學習重新定義精神疾病?重新看待精神疾病這個名詞。罹患精神疾病不是他們做錯了什麼,你知道沒有人願意生病的,雖然身心障礙出去玩買門票可享免門票的優惠,如果自己無法往前那一步,政府的美意對他們實質幫助也不大,這也是我要募款的動機,希望他們能走出來,讓我們一同用心體會這世界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社團法人新竹市精神健康協會社工助理-洪欣妤

OasisClub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